大宋西门笔记 三百九十三章、首长教诲

因此,当西门庆等人来到徐州城外的时候,徐州城已经被呼延灼的大军给围了。

呼延灼用的,依旧是围城的老套路,城池四门,围三放一。

也就是说,将城池的四面四座城门围住三座,仅留一个门,用来给城里的敌军逃跑。

这种战术其实就是心理战,但凡是正常人,都想活的长久一点,谁也不会一天到晚总想早点死去。

战争中的双方也是如此,如果四面都围了,没有生路,那城里的人只能拼死抵抗,最后也是个鱼死网破。

俗话说,穷寇莫追,狗急跳墙,人一旦被逼的没有退路,天知道会激发出多么可怕的潜能呢,最终不管鹿死谁手,双方都必须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,这,不值当。

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,如果都人这么个拼法,有多少人也不够拼的。

徐州城西门,是呼延灼的两万禁军主力,南门和东门,和有一万厢军和五千禁军,唯独留出了北门,这也是因为,北方就是西门庆的大本营,城里的人要跑,也只能选择北方,仅此而已。

于是乎,西门庆等人才得以畅通无阻的从北门入了城。

话说,呼延灼昨日里叫嚣着午饭后亲自帅军攻打,结果到阵前亲眼目睹了那只巨大弩箭,一番瞠目结舌之后,艰难的吞了口口水,站在原地消化良久。

最终说了句:“全军后撤五百步!”

随即放弃了攻打,改为围而不打……

西门庆的到来,给气氛有些紧张的徐州城,带来了生机。

无论是城中百姓还是守备在此处的锦衣卫军士们,无疑吃了一颗定心丸。

徐州知府任大年,亲自率领徐州大小官吏到衙门口迎接,当夜还摆酒为他接风洗尘。

席间,各级官员在任大年的带领下向西门庆频频敬酒,那些无品无级的小吏们未敢上前,只是在远处举杯附和。

其中不少人看向西门庆的目光,饱含热烈。

西门庆倒不会真的因为他们没品级而轻看他们。

事实证明,如今的大宋官场,以及地方政务,绝大多数都是这些刀笔小吏在处理操办。

论起对律法的精通,对民情的了解,地方官是远远不及他们的。

可以说,仕途顺不顺利,政绩亮不亮眼,并不是看主官的能力才干,全看手下的小吏靠不靠谱,这边是事实。

这也是为什么无论走到哪,地方官都会有自己的师爷和跟班。

即便小小的七品芝麻官县太爷,都会豢养几个文书,师爷,押司。

西门庆看出了那些人的拘谨,特地从席间起身,举杯来到小吏们中间,和他们共饮了几杯,看到形象顺眼的,还亲切的拍一拍他们的肩头,搞得被拍的人神情激动,眼眶湿润。

没被拍到肩膀的人,纷纷一脸羡慕,有些甚至闭上眼,似乎在想象西门庆拍的是自己。

有人说,西门庆又不是皇帝宰相,至于这么大的面子,至于让这些小吏如此巴结奉承么?是不是太夸张了?

不夸张!因为他们巴结的不是西门庆,而是他们自身的前途。

这年月,科举制度等级森严,想要当官,必须是走正统的科举路线,即便有才干有名声的才子大家想要从政,那也是要朝中多位大佬联名举荐的。

再者就是像西门庆一样,在四年一度的汴京诗会上拔得头筹,才有机会入仕,混个一官半职。

还要面临户部的政绩审核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