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唐小相公 第四十九章 房陵张府

房陵县,别驾张彦起的府邸。

后宅西边偏僻处,一间小小的厢房里,一身淡青齐胸襦裙的朱妍妍,正坐在那张腐朽掉漆的妆台前,手里捧着一封书信,逐字逐句看得入神。

书信是远在竹山县的小弟朱秀寄来的,今儿一早,崔夫人身边的兰姨才将信送到她手里。

小弟在信里说,他和母亲已经搬到县城,租了一座大宅子安顿下。

最让朱妍妍欢喜雀跃的,是小弟顺利考上县学,并且还出人意料地夺得魁首!

“考上了!真的考上了!”朱妍妍眼眸蓄泪,喜极而泣,秀美素净的面庞上满是喜悦。

她使劲捂住嘴,抑制住激动之下的呜咽声,眼里的泪花模糊了视线。

老朱家多年的夙愿终于实现,母亲和她们姐妹三人多年的辛劳没有白费。

“爹爹在天上看着,一定会和我们一样高兴!请爹爹继续保佑小弟,让他的科考之路顺利走下去!保佑母亲和姐姐小弟一切安康......”

朱妍妍双手合十于胸前,微微阖眼,虔诚地向天祝祷。

她右手露出的一截小臂上,有几道青紫色的伤痕,像是用竹篾条抽打出来的。

信的最后,朱秀说,趁着还未正式进入县学,想让朱妍妍告假回家,与家人团聚,共同庆贺这件天大的喜事。

朱妍妍却是有些为难,她自然是想回去和家人在一起,一起为小弟庆祝,看看他们的新家是何模样。

只可惜,她身在张府,轻易无法离开,掌管府中事务的崔夫人更不会放她走。

朱妍妍还攒了几贯钱,若是能回家一趟,正好把这些钱送回去。

小弟进入县学读书,正是需要花钱的时候,一家人住在县城,开支肯定比以前多许多,朱妍妍捧着信纸蹙紧细细的眉头,柔美的脸上有些忧虑。

朱妍妍出神间,没有发觉一个人影蹑手蹑脚地摸进屋,悄悄向她靠近。

那是一个身着彩绸衫裙的姑娘,肩上披着一条淡黄色的金花丝帛,盘起的发髻上插着一根金步摇。

这姑娘与朱妍妍一般年纪,装扮富贵袭人,只可惜身材矮胖,脸盘宽圆,偏又施了厚厚的脂粉来掩盖不那么白净的肤色,丝毫不显美感,只有一种花枝招展的俗气。

那姑娘站在朱妍妍背后,睁大眼伸长脖子朝她手里的书信望去,忽地伸出手将信纸抢过来。

那姑娘突袭得手,后退几步,拎着信纸发出一阵粗哑难听的得意笑声。

朱妍妍吓了一跳,忙回身一看,原来是张别驾的爱女张妶妶,也就是她在府里服侍的正主。

朱妍妍赶忙起身,双手相叠于腰间,低头屈膝福礼:“小姐!”

朱妍妍一起身,两名年岁相仿的姑娘在身段上高下立判。

朱妍妍衣裙朴素,更无金玉装饰,却是身姿纤细高挑,眉眼含羞带怯,鹅蛋脸白净素雅,充满少女的天然美感。

张妶妶在她面前,活脱脱像个穿了彩衣的芋头蛋。

越是如此,张妶妶就越发厌恶朱妍妍这副惊怯模样,认为她是在故作矫情博人怜悯。

张妶妶从朱妍妍身上收回嫉恨般的目光,冷哼道:“瞧什么呢?傻愣愣的在那发呆!我那件撒花烟罗衫你洗好没有?”

朱妍妍忙指了指屋外,竹竿架子上晾着一件轻衫:“回禀小姐,婢子已经洗净,待晾干后,就送到小姐房中。”

张妶妶撇撇嘴,顿时没了教训人的由